在“云中哨所”卓拉 追寻边关的色彩

来源:国防在线客户端作者:李晨责任编辑:袁帆
2019-05-10 09:40
云雾中的卓拉哨所。李晨 摄 卓拉哨所,海拔4687米。 路止于此,连春天都无法逾越。 一眼望去,这里除了白色,还是白色。白色的雪、白色的云、白色的哨所……但如果你细心观察,卓拉会带给你更多惊喜。白色、黑色、红色、黄色,每一种颜色都被官兵放在心口熨帖着。
卓拉哨所,宛如天空之城。李晨 摄 —1— 在卓拉,一吨煤走完266级台阶,需要大半个月。 嘎桑次仁回想起来还是有些“恼火”—— 那是他当哨长的第一年,大雪封山期,哨所几乎“弹尽粮绝”。卡车行驶到停机坪,再也无法前进一步,只好把一吨煤倒在原地,留下官兵们望“煤”兴叹。 卓拉,这座“怪石垒成的山峰”,让路寸步难行。 到哨所的水平距离不足一公里,没有执勤任务的官兵轮流下山背煤,一来一回,用了大半月才将煤炭背回哨所。当最后一筐煤背上哨所时,一名年轻战士被煤筐“拽”倒在雪地里,煤散落一地,拉着班长的手他才站得起来。当时不觉得,现在嘎桑只剩下心酸。 在群山与天空之间,雪原是唯一的色彩。唯一能感知到寒冬的结束,是背运物资的官兵看到从积雪中探出头的雪山杜鹃。生长在海拔4000米的灌丛中,雪山杜鹃从这里向你道别,仰望你一路爬向哨所。
从积雪中探出头的雪山杜鹃。李晨 摄 白色的雪很美,但有时也会让你绝望。 2017年12月底,18岁的吕胜超和班长一行几人急着去接看病回哨的战友,等再回头,大雪覆盖了来时的路,一群人站在“北境长城”上不知所措。 冰和雪砸在脸上,凭着手电筒仅有的光亮,扒着石头往上爬是他们唯一的选择,可手一摸到石头,就被寒冰黏住。被班长们连拖带拽回到哨所,微弱的火光让他感到幸福,哪怕泡在热水里的脚在抽筋、手已红肿。 一年到头,卓拉有大半时间被雪拱卫。也因此,官兵们对雪有了更深的感情——铲雪、堆雪、滑雪、打雪,成了海拔4687米处独有的体能训练方式;抗寒抗缺氧训练意味着要等雪融化成水,好来练习憋气;猫在雪洞里放松的时刻,是官兵生活中的一点吉光片羽。 苍山负雪,明烛天南,单调的雪也变得艳丽起来。
守卫祖国边关。嘎桑次仁 摄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