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在喀喇昆仑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薛 鹏 熊梦婕 张 强责任编辑:姬彩红
2019-07-11 15:21
夏日的喀喇昆仑山,仍然银装素裹、寒气袭人。 当正午的暖阳直射进雪峰环绕的麻扎机务站时,“吱”的刹车声划破了营区的寂静,一辆满载物资的卡车停在机务站门前。机务站副指导员吕祥急匆匆地走向带车的助理陈雪皓。 “下雪封路,盼你盼了半个月了。有我的信吗?” “有!这次有两封呢!都什么年代了,还写信?”陈雪皓打趣道。 “你不懂!”吕祥抢过信,迫不及待地读起来。 寄信人是128机务站的副指导员赵晓芸。此时,她正在阿卡孜达坂上巡护线路。 看着恋人秀气的字,吕祥回忆起半年前分别的场景。当时,两人都在山下的团部一连担任排长。 “晓芸,我被任命为海拔4900多米麻扎机务站副指导员了。咱俩距离越来越远了……”上高原之前,吕祥的话如重锤一般敲击在赵晓芸的心上。 赵晓芸倒是先接受了现实,调皮地安慰吕祥:“你这匹‘野马’总算找到广阔的高原了。等你戴上军功章,我去高原为你庆功……” 然而,两个人都没想到,三个月后,赵晓芸也被派到海拔3100多米的128机务站担任副指导员。 赵晓芸所在的128机务站与吕祥所在的麻扎机务站,虽然距离只有短短的120公里,却有1800多米的海拔落差。机务站驻守在无人区,任务相对复杂,其中最难的还是巡护线路。线路大多沿山而设,高低起伏,官兵每次出去巡线一走就是一天。而高原上徒步前行相当于平原地区负重20公斤,难度之大可想而知。 每当夜深人静,结束一天工作的赵晓芸总会掏出纸和笔,记录下对吕祥的思念。信件通过物资车在两人之间传递。 我把想说的话写成信给你 吕祥和赵晓芸的爱情故事要从2014年7月说起,那时,二人军校毕业被一同分配到新疆军区某通信团。 初到单位,吕祥和赵晓芸参观团史馆。赵晓芸被该团官兵数十年克服高原艰苦环境、守护边防千里通信线的英雄事迹深深震撼。赵晓芸哽咽地说:“他们的故事真感人,有机会我一定要上高原看看!” “那一幕深深地印在我的心里。从那以后,我总能在人群中一眼寻到晓芸。”回忆起往事,吕祥嘴角挂着一丝甜蜜的微笑。 火热的连队生活与工作,吕祥和赵晓芸干劲十足。未曾想,年终考核的几个课目,吕祥和赵晓芸的成绩并不理想。由于都是新毕业的排长,又有不服输的劲头,两人结成了学习“对子”,暗下决心,一定要在下一次考核时拔得头筹。他们互相鼓励、共同进步。在第二年的考核中,他们双双收获了综合等级优秀的成绩,同时收获的还有爱情。 赵晓芸记得自己写给吕祥的第一封信。那时两人刚恋爱,虽然在同一连队,但由于担负不同任务,每天只能在吃饭和点名时见面。很多话没时间说,也不好意思当面说。 赵晓芸写了第一张小卡片给吕祥:“我读过一首诗,‘从前的日色变得慢,车、马、邮件都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我也想拥有这样浪漫的感情,以后我把想说的话,写成信给你吧。”吕祥读懂了赵晓芸的内敛,愉快地答应了,很快地回了信。 一年半的恋爱时光,不大的信盒满了又满。 对向巡线时,见到你真高兴 暮色夕阳,赵晓芸结束了一天的巡线工作,来不及休息就开始检查第二天巡线所需的工具器材。此时,吕祥也同样在清点着第二天巡线所需的工具器材。 这次巡线不同于以往。这是赵晓芸来高原工作三个多月后,第一次与吕祥进行对向巡线,这也意味着他们终于在分别半年后有了一个短暂相聚的机会。 那一天,是喀喇昆仑山难得碰上的一个无风无雪的大晴天。距离对接点还有15公里时,赵晓芸发现一根油炸杆线盒被滚石砸落。来不及多想,她迅速和维护抢修分队人员上杆进行检修。直到麻扎机务站的官兵加入检修队伍,赵晓芸才发现吕祥。 “祥哥!” “晓芸!” 二人不约而同喊出对方的名字,但都没有放下手中的“活儿”。经过一个多小时的奋战,线盒归位、线路畅通,大家才松了一口气原地休整。两个人终于得空聊天。 “祥哥,这是我带的防晒霜,高原紫外线强,特别容易晒伤……”吕祥笑了,也从兜里掏出了一支防晒霜。看着彼此手中的防晒霜,两人会心地笑了。 美好的时光总是那么短暂,很快到了各自归营的时间。二人坐上返程的车辆,一个向左走,一个向右走…… 我们也可以背靠背,给孩子讲共守边关、千里巡线的故事 2017年7月,赵晓芸与吕祥第二次一同执行对向巡线任务。满心欢喜的赵晓芸还未出发就接到通知,因岗位调整,一周后她将离开高原回到团部任职。 见到吕祥后,赵晓芸把这个消息告诉了他。 沉默了一会儿,吕祥笑着说道:“晓芸,这是组织照顾你呢。回去养养身体,才能结婚生子啊。” 赵晓芸的脸一下红了,她扭过头去:“你都没求婚呢……”谁知吕祥变戏法似的掏出一束油菜花和一枚别致的戒指。赵晓芸一看,乐了,油菜花是刚摘的,还有泥;戒指是光纤编成的,还是五彩的。吕祥单膝跪地,战士们也像商量好了似的围成了一个“心形”…… “晓芸,你们连长是我的‘内应’,刚才你们出发前,他就已经告诉我你要回团部的消息了,我只得急忙摘了花,编了戒指。你别嫌弃,等我下山了,重新补给你。咱俩在一起,你吃了太多苦。我知道你向往的爱情是‘背靠背坐在地毯上,听听音乐聊聊愿望’。对不起,我暂时不能给你这样的生活。但我相信一定会有那么一天。那时,我们可以给孩子讲我们曾经共守边关、千里巡线的故事。晓芸,嫁给我好吗?” 此刻,赵晓芸早已泣不成声,颤抖地伸出了手…… 回到团部后,赵晓芸和吕祥离得更远了。 “不是不想见,谁让咱是高原通信兵呢?我坚信总有一天我们一定会相聚。”赵晓芸给吕祥写了下山后的第一封信。 一个月后,吕祥和赵晓芸迎来了他们的婚礼。短暂的“蜜月”旅行结束后,吕祥和赵晓芸又走上各自的岗位,相约向下一场“战斗”发起冲锋。 “祥哥,我们共同加油,看年底谁的连队能再次评先……” “晓芸,那我们就再赛一次……” 寒来暑往,一封一封书信继续传递在喀喇昆仑高原上。 万仞雪峰,他们的爱情故事还在继续……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