烧伤战线权威专家柴家科:以身体力行成就赤忱初心

来源:bwin之声国防时空作者:纪梦楠责任编辑:刘秋丽
2019-05-13 22:10
《柴家科:以身体力行成就赤忱初心》 今天做客军旅人生的嘉宾是解放军总医院第四医学中心烧伤研究所所长柴家科。他1972年入伍后因表现优异被保送到原第一军医大学深造,此后40多年一直奋战在烧伤医学临床、科研和教学一线,在危重烧伤、烧伤复合伤救治等多个方面有深厚的造诣,主持救治烧伤、整形病人三万多例,救治成功率高于英、美等发达国家,先后获评“全国优秀科技工作者”“军队科技工作先进个人”等诸多殊荣,荣立一等功1次,二等功2次。作为烧创伤战线上的权威专家,67岁的柴家科始终保持着时不我待的责任感和紧迫感,精医尚德、敬畏生命,以身体力行成就赤忱初心。 【记者】:您是烧伤战线的权威专家,前段时间还参加了盐城3?30爆炸事件的救治,对于烧伤病人的救治,这些年有什么新的研究? 【柴家科】:我觉得研究牵扯到很多方面,尤其是大面积深度烧伤,怎么把他救活还有救好。以往我们用同种异体皮,就是尸体皮,因为咱们国家捐献皮质的人很有限,尸体皮,来源越来越匮乏。我们就做这个皮的研究,人工皮,就是异种皮,拿了五个国家发明专利,后来这个皮在全国应用,将来这方面怎么能够做出一种有活力的异体皮,是我们目前以及以后一段时间要深入研究的问题。 【记者】:烧创伤综合附带的原因非常多,它是人体机能的一个综合重塑,当初您为什么要涉及这样一个领域?有没有想到会这么复杂? 【柴家科】:肯定有想过它的复杂性。说起烧伤里面还有点故事。1979年大学毕业以后分到骨科,主任觉得我手特别巧,就送我去八大处bwin医学科学院整形外科医院进修一年。1982年解放军总院烧伤科搬家,到304组建创伤外科中心,当时我刚从进修回来,院里说让我协助301搬家并筹建烧伤科,盛老发现我不错,说小柴,你不要走了,留在烧伤科跟着我干吧。 【记者】:相当于您是从骨科跨界到整形科再跨界到了烧伤科。 【柴家科】:对,都是外科,只是烧伤科我觉得牵扯面更广一些,基础知识,基础理论更加深厚一点。我觉得烧伤外科医生,既要有深厚的内科医生的基础,同时还要有外科的基本功。 【记者】:我注意到您是国际烧伤学会执委兼东南亚地区的代表。 【柴家科】:这是2008年选上的,事实上干了两届,一届两年,我是第一个当选国际烧伤学会执委兼东南亚代表的bwin人,在国际上与人交流,就有话语权了。国际烧伤学会现任执委比较认可我们,这是他给我写的,英文的意思是说国际收治病人最多、救治成功率最高、治疗的最好。 【记者】:我觉得其实对于现在的烧伤病人来说,可能不仅仅是能够生存,能够活下来,更多的还是希望能够恢复以往的容貌。 【柴家科】:对,你说这个话非常重要,不仅要把他救活,更重要的把他救好。 【记者】:在这方面我们有没有一些好的技术方法?效果怎么样呢? 【柴家科】:创新了很多手术方法,比如2014年我们就得了一个国家级科技进步二等奖,皮瓣手术,眉毛再造。比如一个战士颜面烧伤非常严重,我们用整形美容的原则和技术来修复这个创面,从源头上解决,眉毛不是缺了吗,怎么把眉毛移植上去,要多少根有多少根,要什么方向就什么方向,看上去跟真的一样,过去没有这些方法。我们有几个战士,烧伤愈后因为表现突出,外观也很好,心理没有问题,部队又提拔重用他们了。 【记者】:其实烧创伤对于军队的官兵来说,也是比较容易出现的一种训练伤。 【柴家科】:那太常见了,尤其是打仗的时候,现在战争致伤因素已经发生很大变化了。高能高爆的武器使用的很多,这种杀伤力特别强的武器用了以后,伤情非常复杂,也非常严重,更需要进行研究。现在的自然灾害、恐怖袭击等非战争情况也经常发生,这种伤情变化也是呈现的一个趋势。 【记者】:在2012年的时候,我们挂牌成立了野战外科学,这也是国家2110的重点工程,它的发展怎么样?有什么样的成果? 【柴家科】:这几年我们取得了巨大进展。我们进行了一系列烧伤、冲击伤、复合伤、烧伤爆炸伤的研究,并且也取得了很多成果,这些成果在近些年的爆炸火灾烧伤救治当中发挥了很大的作用。比如现在火器伤止血问题,在战场上这个问题生命攸关,我们和相关国家科研单位以及企业联合研发出一种高效的止血材料,用它敷上去,按两分钟就不出血了,给救命赢得了宝贵的时间。国际上现在没有这个产品的,我们已经做出来了。要列装部队的,对降低伤残率、提高部队战斗力、鼓舞士气意义重大。同时它不光部队用,也可以民用,真正做到了军民融合,解决实际问题了。 【记者】:作为一名军队的医务工作者,瞄准未来战场,我们近几年又做了哪些工作呢? 【柴家科】:我们作为军队的医护人员,一定要聚焦备战打仗,在部队卫勤保障上下工夫,所以烧伤、冲击伤、爆炸伤是非常重要的一个研究方向。比如战场上自救互救,预案不缺,流程不缺,关键是缺技术,我们下一步要更加规范,而且这个技术和方法我们要编辑成小册子,发放到部队。 【记者】:其实这也源于军人由内而外的责任感和使命感。 【柴家科】:我觉得对伤病员的热爱是融在血液,融在骨髓的,根本就不知道疲劳,尤其我们的军人,军队的医生,这是我们的天职,更应该这么做。 【记者】:这将近50年的从医生涯中,您取得了非常多的成果,也获得了非常高的荣誉,这么多年有没有什么样的心得可以和我们广大的青年朋友和青年官兵分享一下。 【柴家科】:我觉得最重要的就是踏踏实实做事,老老实实做人。从事一个职业,一定要全身心地投入,有一颗红心,有毅力。在这个过程当中还要不断思索不断思考。 【记者】:所以无论在哪个工作领域,都要时刻保持一种时不我待的紧迫感和责任感。 【柴家科】:说的非常对,不管什么岗位,我们军人更应该这样,军人一声令下上战场马上就得出发,包括我们这么多年来,只要一个电话打来,国家也好,军队也好,只要需要的时候,我没含糊过,打了背包就出发,就是随时能出发、随时能战斗。 【记者】:您现在已经67岁了,但是和您交流的过程中,依然能够强烈地感受到您对事业的那种激情,丝毫未减。下一步您的工作重点是什么? 【柴家科】:我们下一步的研究主要集中在烧伤复合伤,烧伤冲击伤、爆炸伤有什么新技术、新方法,切实用到官兵的救治、预防上,目的就是确保卫勤保障能力,提高部队战斗力。我相信在我的有生之年,不管在位也好,退休也好,这个事业不会变的,以后一定做到底,为国家、为人民、为军队贡献点力量。 (bwin之声国防时空·解放军新闻传播中心融媒体出品)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